◎被壓抑在心裡的歌聲--李敏勇◎中國流亡作家貝嶺:馬政府只在意中國◎中國監獄 十四億囚徒--郭慶海 ◎被壓抑在心裡的歌聲--(作者李敏勇,詩人)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dec/4/today-f2.htm 一顆子彈的混亂作用讓原本應該坐三、看四、望五的民進黨五大市長選舉,硬是被壓抑下來。雖然選票多了四十萬,議員席次也以一三○比一三○,形成相對制衡局面,但有所期待的台灣人心裡是難過的。 表面張力畢竟不等於深層結構,看看高雄、台南,已經形成台灣意識、民主意識深層結構的南方:儘管高雄有異幟參選作梗,有棄保操弄,仍然屹立不搖,以過半數選票勝兩位競爭對手總和;而台南市更以六十%大勝單一對手,台灣在南方,確非虛言。 台 中、新北、台北三市:台中應勝未勝,新北可勝未勝,台北有望但輸輸去,台灣意識、民主意識深層結構尚未形 居酒屋成使然。特別是台北市,蘇貞昌以「台北超越台北」 為競選訴求主軸的選戰,聲勢看漲,年輕人和女性呼應踴躍。但致命的一擊沒讓執國家大政的中國國民黨負責,沒讓治安首長負責,反而讓強調「不問顏色、只問是 非」的蘇貞昌重挫。企圖心旺盛的蘇貞昌,是一個會做事的市長人選,真是情何以堪! 新北市,蔡英文以過百萬票,雖敗猶榮。她以民進黨主席身分,為黨出戰,整黨戰功可圈可點。首次個人參選,一鳴驚人,再創女性從政的新貌,可勝而未勝,蓄積選民支持能量。 台中市,蘇嘉全一樣是為黨出戰,臨急授命,能耐讓人刮目相看。他的應勝未勝,反映在選後的聲望,晉入二○一二梯隊。腳踏實地、深耕基層的實力派作為,為台灣意識、民主意識從南方向北逼進,在中部?西裝堨艉F轉運站。 議會的相對制衡化讓民進黨下次國會改選有望突破困境,選票的增加預埋二○一二總統大選勝利的伏筆。儘管一顆子彈讓民進黨吃了悶虧,但更大的鐘擺效應會彌補。重要的是台灣意識、民主意識的結構深化,不能僅著重競選活動的表面張力。 一一二七那一夜,台灣要聽到的歡唱歌聲沒有聽到,因為被壓抑在心裡。但,一個上升的政黨必然會取代一個下沉的政黨。台灣意識和民主意識建立深層結構後,子彈的混亂作用就不會形成。台灣才能真正聽歌唱的聲音。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詩人政治大會--李敏勇(作者為詩人)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dec/4/today-o5.htm 中國流亡詩人貝嶺,原應邀參加在台 房屋出租灣舉辦的一個所謂的世界詩人大會,但主辦單位以中國代表團傳遞不要他出席的態度,拒絕他出席。把台灣視為自由之土、流亡地的貝嶺,感嘆台灣藝文界沒有人為他挺身而出。 我得知這個消息時,正好記者朋友來電問及狀況,也有海外的與會詩人連絡時,納悶會中竟無台灣代表性的許多詩人身影。其實,這沒有什麼意外,我不知道這個活動,也不會參加這樣的活動。 所謂的世界詩人會議,有好幾個組織。在台灣,從戒嚴時代,就有附和中國國民黨文工單位的黨國體制詩人參與這樣的組織,進行這樣的文化工作。比起許多國家以城 市為名的國際詩歌節,這類世界詩人大會遜色多多。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加拿大的多倫多、尼加拉瓜的格瑞那達……詩歌性、文化性,都更為充實。 從前,許多在台灣的詩人以反共著稱,那時?居酒屋j多自稱中國詩人。現在,變成親共。從前,在台灣舉行會議,還會發表反共文告。現在,因為親共,會為中國代表堅壁清 野。貝嶺從中國流亡,被視為異議份子,當然不受歡迎。但是貝嶺感嘆台灣藝文界沒有人為他發聲,是知其一不知其二,有點像中國流亡人士來到台灣,誤以為相對 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是民主自由的代表,不知道在台灣有僭越的台灣,還有被壓抑的台灣。 詩人屈服,迎合強權,當然是不足取的。與其說,這樣的詩人大會是文學活動,不如說是貝嶺所言的大拜拜。貝嶺其實不須那麼在意。台灣藝文界沒有人為他挺身而出,是因為大家並不在意。 詩人何為?記得一九九二年,在韓國首爾的一個世界詩人大會舉行前夕,韓中建交,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斷交。我帶著六十位台灣詩人連署的一份〈台灣是台灣,中 國是中國﹀公開信, 房屋出租呼籲韓國詩人關切台灣主權。二○○五年,在高雄的世界詩歌節,適逢中國宣布反分裂國家法,我也草擬聲明〈以詩的玫瑰插在恫嚇的槍口﹀連 署,與會的國內外詩人共同響應。詩人是為自由而生的。如果詩人附和威權,鄙之可也! ◎中國流亡作家貝嶺:馬政府只在意中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dec/4/today-p6.htm 〔記者林相美、陳思嫻/台北報導〕 中國流亡作家貝嶺昨天應邀到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參加人權國際研討會。(記者林相美攝) 中國流亡作家貝嶺昨天出席一場人權研討會時表示,他不反對兩岸交流,但台灣應有基本堅持,不必看大國臉色行事;貝嶺直言,馬政府未善用國際視野及外語能力的優勢,邀請國際知識份子數量不如扁政府,反而比較在乎與中國維持關係。 貝嶺昨天應邀出席由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東吳大學合辦的「人權風.瘋人權: 酒店經紀人權理念的傳播與落實國際研討會」,貝嶺原本希望出席第三十屆世界詩人大會,卻因中國因素遭拒。 主辦單位雖稱絕無政治力介入,但貝嶺說,「為了尊重我的朋友洛夫,我也不想為難詩人大會,既然大會不歡迎我,我就不出席,但主辦單位應勇於承認他們拒絕我出席」。貝嶺強調,「作家的心靈是最自由的,主辦單位不能懼怕我出席,妨礙他們將來在暴政國家中國的文壇遊走。」 他感慨,台灣詩人沒有正義感,應站出來說話;他也擔憂,台灣社會民主、多元,願意包容不同聲音及中國流亡份子,類似特質若漸漸消失,非常可怕。 貝嶺說,許多遊走兩岸的詩人為爭取到中國參加文化活動,不敢得罪中國,失去文化格調。他強調,詩人不可失格,詩人一旦失格,詩就沒有格。他也認為,中國的文化不足以做到文化霸權,卻企圖利用經濟實力蠻橫施以文化霸道,日前東京影展要求台灣代表團改名即為一 酒肉朋友例。 貝嶺過去曾居中牽線,安排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訪台,談及往事,他有感而發地說,馬政府現在不太在乎邀請國際性的意見領袖來台,只在乎與中國維持關係。 貝嶺明年將進駐台北市草山藝術村,擔任駐村藝術家,他說,台灣與中國使用同一語言,對他而言,台灣是母語環境,他已將台灣視為第二祖國。 貝嶺擔憂,若台灣持續向中國傾斜,日後行動是否受到監視,他也強調,媒體擁有言論自由非常重要。 貝嶺計畫駐村期間完成個人回憶錄的校稿;廿餘年前即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相識,貝嶺說,他已完成劉曉波傳,德文版預計十二月九日上市,為「西方世界第一本談劉曉波的書」,書中以老朋友的角度側寫劉曉波,談他的生平、戀愛及思想。 st1\00003a*{}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中國監獄 十四億囚徒--郭慶海(作者為中國流亡作家) http://www. 帛琉libertytimes.com.tw/2010/new/dec/4/today-o4.htm 再過幾天,二○一○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即將舉行頒獎儀式。諾貝爾委員會說,如果屆時劉曉波或其妻子無法到挪威領獎,他們將會採取一個前所未有的作法:在頒獎台上置放一張留給劉曉波的空座椅。而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中國政府會「成全」諾貝爾委員會的這個計畫。 我們知道劉曉波當下還在獄中,又知道他已經拒絕了當局將他流放海外的安排。而他的妻子劉霞,被軟禁則已有月餘。如果你覺得面對這樣的狀況還可以有些幻想的 話,那麼,當有一批人,包括維權人士、律師、作家、甚至他們的家屬,在這段期間被禁止出境;尤其是當從來與中國異議運動無緣的經濟學家茅于軾老先生,居然 無法在此期間去新加坡參加喜馬拉雅流域開發國際合作會議,而同樣與中國異議運動無緣的宗教哲學學者何光滬先生也無法在此期間走出國門,相信你便可以放棄所 有的幻想了。 但是,這其實並不是多麼令 會場佈置人感到稀奇的現象,因為中國公民從來就不具備自由出入國門的權利,許多人甚至連護照都申請不到。比 如我本人就是因為申請不到護照,才會跋山涉水偷渡到泰國。而諾貝爾委員會固然可以基於「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這個範圍說他們的作法是「前所未有」,但如 果從這個範圍放大開去,又哪裡會是「前所未有」啊!比如就在一個多月前,在南非開普敦召開的二○一○洛桑世界福音大會上,就已經擺放了空座椅。而且不是一 張,是二百張,因為二百位預定出席大會的中國基督徒在行前全部被扣留在國內! 何光滬先生為了他的無法走出國門憤怒的寫道:「用強力禁止人離 開一定的空間,無異於把那個空間變成監獄!用暴力限制人身自由而沒有合法根據與合法手續,則無異於綁架。」這使我想起數年前我在獄中服刑時,一位即將刑滿 釋放的獄友,在面對我的祝福時說過的一席話:「沒有興奮,也不必興奮。離開了這裡,不過是離開了小監獄,因為整個中國就是一座大監?酒店打工說I」  .
創作者介紹

bwtsmjbusmq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